一项向委内瑞拉转移数百万比特币的计划正在形成


开发人员Jonathan Wheeler陷入了某种僵局。


这位转型为开发人员的前银行职员并不想多说他最新的项目,他相信这项工作可能很快就能帮助生活在世界上最严苛货币制度地区之一的人们。这是因为他需要别人帮助他完成他的使命——通过大规模的移动空投将比特币交到委内瑞拉公民手中。

问题在于,泄露太多的情报会让他的同事处于危险之中。


委内瑞拉政府经常逮捕持不同政见的人,甚至已经禁止公民使用规避审查的技术。更不用说委内瑞拉政府已经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货币——petro。


尽管如此,Wheeler还是决心放弃试图通过政治变革来帮助这个国家。相反,他希望利用比特币来平息一场经济危机,因为经济危机十分严重以至于人们难以支付生活必需品(事实上食物供应短缺,大多数人的体重都在下降)。


他渴望与大家分享这个项目不再仅仅是在Medium(自媒体聚合平台)中所勾勒出的远大抱负,而是它有一些支柱——支持越来越多的团队开发一个名为Azul的移动应用程序,他希望到今年年底能够吸引数百万美元的捐款。


Wheeler在接受CoinDesk采访时表示:“要使它获得最大的成功可能性,就必须集体行动。我们正努力使这一行动成为一项大规模的合作任务,以帮助那些遭受金融暴政的人们。”


他承认这是一个大胆的(甚至可能是疯狂的)想法,但他非常坚定,以至于他在2月份辞去了在高盛集团的工作。


在那之后,他获得了Morgan Crena的帮助,他们共同成立了一个名为Pale Blue Foundation的非营利组织,这是对Wheeler偶像——天文学家Carl Sagan的“礼遇”。


Sagan在1990年的一次著名演讲中写道:“对我来说,这凸显了我们有责任更加友好地对待彼此,保护和珍惜我们所知的唯一家园。”


有了这句口头禅,他们决定自己解决问题。


Crena说:“让我们暂时离开社会,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可用性挑战


几个月后,这个项目现在是一个15人的团队,其中包括几名委内瑞拉公民。


尽管如此,包括zcash和dash在内的数字货币社区长期以来一直试图以某种方式帮助委内瑞拉。这些努力还为时过早,但迄今为止,这些努力收效甚微。


然而,Wheeler和Crena认为,这归结为对可用性的缺乏关注。Pale Blue基金会正在与一些比特币公司进行讨论,以帮助他们实现目标,其中包括OpenBazaar和LocalBitcoins。在所有的区块链中,他们选择了比特币,因为他们认为比特币有最好的能力,可以广泛使用并能处理最多的交易。


Wheeler表示:“我们关注比特币,因为我们认为它是最可行的解决方案,具有全球范围内最大的潜力。”


Crena说:“比特币就像坦克一样。”


对于这对搭档来说,这一点在比特币拥有闪电网络的情况下尤为明显。闪电网络是一种第二层技术,有望通过推动交易脱离链帮助扩大数字货币的规模。


Wheeler说,目前正在测试的闪电网络是Azul应用技术设计的关键部分。为此,Pale Blue基金会正在与闪电网络开发人员进行讨论,包括开发闪电钱包CoinClip的负责人,以及正在开发自己的闪电实现的创业公司ACINQ。


Pale Blue基金会还有一个积极而不断增长的代码贡献者团队,其中包括最近刚从Jimmy Song密集编程区块链研讨会毕业的开发人员Quentin Vidal。这一点非常重要,支持这项努力的人士表示,因为资源非常有限的委内瑞拉人不会拥有运行非常复杂或大型软件的设备。


Wheeler认为:“需要比特币的是那些没有高档手机的人。”


此外,Wheeler还与Pale Blue基金会团队的委内瑞拉人进行了头脑风暴,他意识到,在这些公民中,比特币使用最痛苦的一点是它通常很难使用。因此,这是该团队专门针对Azul提出的问题。


Wheeler表示:“人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如何使用比特币。”


购买比特币


不过,他们所做的研究远不止于此。


Wheeler和Crena正在寻求与人权基金会和联合国建立伙伴关系。他们甚至还与经济学家进行了交谈,以了解在一个经济受损的国家,让一种新的网络货币在全国范围内流通可能会带来哪些意想不到的后果。


但是,即使他们建立了这些联系,他们也渴望让应用程序启动并运行以测试这个概念。


在那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得资金来购买比特币并将其空运给委内瑞拉人民。


今年2月,Wheeler在纽约市举行的BitDev会议上提出,最初的目标是从风险投资家那里筹集数百万美元。但是,由于他和Crena都有投资者,有几家公司向他们施加压力,要求他们通过发行一种ICO来发行自己的加密代币。


据Wheeler介绍,风险投资公司表示,现在加密代币的市场如此火爆,他和他的团队将能够筹集更多的资金。


但Wheeler和Crena决定不这样做。


在这个阶段,他们正在寻找捐助者,希望有一天能够超越委内瑞拉,帮助其他面临人道主义危机的国家。


不过,Wheeler在谈到他们最初对委内瑞拉的关注时总结道:“我们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


作者:Alyssa Hert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