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将迅速开启货币去中心化

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其模仿者能够最终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他们都已经取得了成功的一个基本方法:促使人们重新思考他们的资金和银行的关系。


在瑞士“主权货币”公投中,数字货币不在投票之列。在公投中,瑞士公民以三比一的比例否决了一项提议,该提议旨在终结部分储备金制度,并赋予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创造货币的唯一权力。但这是已经存在的问题。


我相信,加密替代方案的出现,最终将促使世界各国的经济取消货币世界中的银行中介,然而,这种变化的直接发起者,不会是通过构想拙劣的公民投票或加密狂热者的钱包投票的激进选民。


向真正的“人民的钱”过渡的第一阶段,将由各国央行自己实施,努力并争相在后危机、后信任、数字化连接的全球经济中保持重要地位。


这可能会让创造比特币的密码朋克梦想的追随者失望。


但对于那些希望政府完全摆脱货币政策的人来说,好消息是,当货币变得数字化,并享受到相应好处,它们将在自身之间形成更激烈的全球竞争。


例如,当智能合约能够控制汇率波动时,参与国际贸易的个人和企业就不需要非得依赖美元作为跨境选择货币。这种更具竞争力的环境最终将为非政府的数字替代品(如比特币)打开大门。


反对CBDC


可以肯定的是,官方对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CBDC)的热情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减弱,因为央行的旧派一直在紧追不舍。


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带头对三年前的创想进行探索,总督Mark Carney最近警告说,如果他的机构直接为普通市民提供数字钱包,会导致金融不稳定——这一变化,实际上,给了每个人同样的权利,即在中央银行监管的商业银行中持有储备金。


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与其他官员一样,也呼应了Carney的担忧。


这种反弹表明,央行官僚机构内部的银行监管团队在围绕CBDC展开的内部辩论中,已重新凌驾于技术专家和创新者之上。这种反弹源于一种有充分理由的预期:银行挤兑将是一种切实的可能性。


当你可以将你的钱以零风险存放在央行,并自动与其他法定数字钱包持有者进行交易时,为什么要把你的钱放在高风险、充满摩擦、利率接近于零的机构呢?


但我们为什么要关心银行会发生什么呢?


银行的问题


推广数字法定货币的唯一理由就是绕过银行。无论是法定货币还是去中心化货币,银行都是问题所在。它们赖以运行的技术、社会和监管基础设施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并充满了不必要的合规成本。


银行在过时的笨重的COBOL主机上维护中心化的、非互操作的数据库。它们依赖多个中介机构来处理付款,每个中介机构管理自己的账簿,这些账簿必须通过耗时的防欺诈机制相互协调。


所有这些效率低下的系统,都是为了解决信任问题而建立的,这只会增加系统中信任的成本。


“为什么在数字时代,我们不能每周7天24小时地转移资金呢?因为我们有不好的中介,即现有的金融基础设施,”Paxos的CEO Charles Cascarilla称。该公司正在为金融系统创建基于区块链的交易基础设施。


此外,对于银行参与我们的支付系统也会带来巨大的政治风险。


2008年,各国政府被认为有必要向全球银行提供数万亿美元的援助,原因在于,如果不这样做,我们高度复杂的支付系统将陷入混乱。全球经济将会出现运转骤停。正是这种把我们都拖下水的威胁,让“太大而不能倒”的银行在政策制定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许多央行官员仍对危机的影响感到痛苦,他们知道这就是问题所在。许多人认为,将银行从支付系统中剔除,并认识到数字货币可以起到帮助作用,这是实实在在的好处。问题是如何在不引发混乱的情况下达成这个目的。


逐步解决方案


一种解决方案是:分阶段方式。


最开始,你并不向每个人都提供CBDC;你先从大型非银行金融机构入手,然后再是一类大型企业,接着再转向小型企业,最后一步向个人开放。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引入一种独特的、由央行决定的CBDC利率。


这将是央行管理货币供应工具的一个补充。货币供应目前取决于对银行储备金实施的政策利率,以及对银行买卖政府证券的双向市场的干预。


一个独立的CBDC利率将提供一种方法来校准银行和数字法定货币钱包之间的资金流,这可能处于一个长期计划中,在不过度扰乱系统的情况下,逐步将资金从前者转移到后者。


正如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的前董事长Sheila Bair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所说,这种新的利率工具可以增强货币政策,因为央行可以利用它来刺激或冷却经济。


通过直接影响人们持有的货币的增长率,可以直接实施储蓄或支出的激励措施。

不过,我没有看到发达国家的央行急于这么做。他们与商业银行的关系太根深蒂固了。而且,至少就目前而言,在这一体系中,许多人甚至难以想象一个货币体系不会围绕着它们运转。


但对发展中国家的央行来说就不同了。长期以来,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一直受到全球最大央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政策的推动。如果美联储降低利率,国外通货膨胀的资金就会涌入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系统;如果加息,他们将面临通货紧缩的风险。理论上,一种法定数字货币可以让他们抵消这些力量。

当然,这一切都可能出错。挥霍无度的政府将国民的钱贬得一文不值。为了证明这一点,只要看看委内瑞拉和它的新闻、中央控制的数字货币、石油就知道了。


然而,这也可能是比特币(或其他一些可行的山寨币)最终获得施展才华的机会,尤其是在Layer 2解决方案开始帮助实现可扩展性和流动性之际。数字货币精灵已经出来了,中央银行无法把它们收回瓶子里。在一个公民有选择的时代,他们可能会采纳数字法定货币——他们可以越来越轻松地转向这些新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


不管他们是否控制了世界,市场在一个更开放的货币选择体系中的力量,将意味着数字货币有望促使这些政治化、中心化机构在更好地管理其人民的资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Michael J Casey